AU脑洞狂魔,墙头瞎蹦跶
 

[西叶]青鸾舞镜

时隔近两年还是有人给这篇真的不怎么样的小破文点小红心,真的内心超级感动。这篇文其实有个地方一直想修改,但因为懒癌也一拖再拖,果然……还是咸鱼

今天突然想到一个梗,打算写一篇陆花文,篇幅比这篇长一些,会尽量在八月前完结【怒插flag并要自己拔起来】

【再无耻地打个tag】

多谢大家厚爱w

——————


罽宾国王买得一鸾,欲其鸣,不可致,饰金繁,飨珍馐,对之愈戚,三年不鸣。夫人曰: ‘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
 ——南朝宋·刘敬叔《异苑》卷三

徽宗宣和三年,江南大旱,民不聊生,坊间更有传闻,说皇上以银造链、以金做笼,用无数珍馐和一座良园来供养一只鸾。
 西门吹雪听到这些,只想冷笑。
 那良园里本就有许多珍禽异兽,鸾进去后也只能博妃子一笑,或为成为徽宗笔下又一只精巧却无神的鸟。它与那些凡禽俗兽间相差的,也不过是个精美的鸟笼,然而牢笼总归是牢笼,即便华美无双,也只能令鸾羽多添一丝苍白。
 说来也是奇怪,世间传说中多是青鸾,这只鸾却羽毛皆白,如青天白云无暇无垢。

宠妃笑着说想看鸾舞。
 然而谁都知道,自从三年前被南王世子献予徽宗后,鸾就不鸣不舞。它始终挺立在笼内横杆之上,维持着翘首望天之姿,仿佛下一刻就要飞向天际,一去不归。
 身陷牢笼却不堕青云之志,西门吹雪想到这里,心中也不免多一丝敬重。
 徽宗沉默片刻后说,所有的皇子公主中,谁能令鸾鸣一声、舞一刻,便重重有赏。
 一时间,鸟笼外闹做一片,有的拿吃食勾引,有的伸双臂逗弄,一名公主还挥起衣袖舞了起来,似是想让鸾模仿自己。鸾看了他们片刻,便偏过头去,眯起凤眼,仍是一副无可动摇的样子。
 如此虽非意料之外,却难免叫人扫兴。众人打算离去,却偏有一个皇子恼了,他掏出匕首掷进栏杆,正是瞄准了鸾的头部。一片惊呼声里,鸾轻巧地凤点头便避了过去,匕首撞上栏杆发出清脆的叮声,随后掉落在地。
 巨大的鎏金鸟笼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光芒,映得琥珀色凤目里的怒火更盛。鸾以迅雷之势向那名皇子啄去,那个皇子偏偏像是被恐惧慑住一样,眼露惊惧,腿脚偏偏动弹不得。
 眼看着喙就要袭上皇子的胸口,一道白影飞快闪过。西门吹雪提着皇子的后领,将他放到母妃的身前。西门的动作本就没有轻重,放手更是无比随意,于是那皇子在失去身后支撑后,就一屁股跌坐在地。
 西门吹雪冰冷地看着这位颜面尽失的皇子,心下哂然。他打从心底看不起这昏聩无用的皇帝,看不起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皇子,看不起阿谀奉承得忘了练武的同僚,然而身为大内侍卫,职责让他不得不与这些人为伍。
 他漠然转身,看向笼中的鸾,却发现它也在看自己。
 目光相交,他们意外地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样的不屑,一样的身不由己,一样的孤傲。
 还有一样的寂寞。

徽宗爱惜那鸾鸟,也厌恶皇子的鲁莽和懦弱,当下带人回宫,罚了那皇子一顿。然而这件风波也未激起太大波澜,因为一个月后便是八月十五,皇帝要在宫中大宴群臣,共度中秋。
 中秋晚上,宫中张灯结彩,珍馐美馔列于桌上,婀娜胡姬舞于庭前,端得是华美无匹,热闹非凡。
 宴饮正酣之时,脚带银质镣铐的鸾被带到众人面前,大臣们看到这平时难得一见的灵禽,纷纷赞叹,说这鸾鸟甚是祥瑞,皇上能得之正说明现在乃太平盛世。众人纷纷附和,唯有一素来耿直的老臣暗暗叹气。
 早就风雨飘摇的江山又岂是一两句奉承之话能粉饰的。
 皇上喜听美言,却不明鸾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宠妃这时站起福身,说这是自己的主意。
 “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
 徽宗闻之,立刻差人抬出铜镜,放在鸾的面前。鸾看到镜中的白色身影,眼中光华流转,竟真的挥翅舞动起来。
 大臣见此都不住惊叹,宠妃脸上的笑也愈发艳丽,可不足一炷香的功夫,众人开始受不住这鸾舞。原本和煦的风从鸾羽下流过,经扇动后竟无比犀利,疾风割在人的身上,如剑般叫人心底生寒。
 一个没挂稳的灯笼被吹落在地,火立刻攀附上鲜红的纸燃烧起来,徽宗似是这时才清醒,忙叫人来灭火,也让侍卫止住这至美也至锐的舞。
 这鸾舞的威力是何其骇人,众多侍卫都近身不得,那铜镜早被撤走,但鸾舞还在继续。
 突然,一柄寒剑龙吟而出,西门吹雪执剑一挥,复又还剑归鞘。
 鸾不再舞动,反而奋力振翅向上一冲,脚上的镣铐生出细纹,继而崩裂,泠泠而落。
 挥动翅膀飞入九重霄,身姿优雅灵动如飞仙,那一瞬间,它身上的羽毛不复曾经的苍白,取而代之的是温润的莹白。
 天心月圆,此时的鸾羽是真正如青天白云无暇无垢。
 众人无奈目送它远去,不想重获自由的鸾又飞了回来,它飞向那白衣侍卫,引颈长鸣,声音清越如名剑相击。
 又一次目光相交,凤目如琥珀,深处是清浅的感激。

在镣铐掉落的那一刻,徽宗就命人准备了大网,此时弓箭手也瞄准了鸾鸟,只等皇上一声令下,便能将它逼进网内。
 “鸾鸟本非池中物,臣还请皇上放它归去山林。”
 老臣站起深鞠行礼,复又说道:“凤凰于飞,翙翙其羽,这样的身姿岂非比戴着镣铐起舞更为优美?”
 这三两句话的功夫,足以让鸾消失天外。

三年后,南王世子起兵夺权。
 向来游离在皇权外的世子怎么会无故献宝?他昔日带鸾进京,就是为了让这天子愈加玩物丧志,也让其昏聩恶名扬于天下百姓间。
 篡位成功后,新皇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毁弃良园、屠尽其中珍禽异兽。
 他残忍地牺牲那些生灵,只为证明自己的清廉圣明。
 西门吹雪在茶肆中听到这些消息,身上仍着白衣,面上依旧冰冷。
 身为大内侍卫,他已算是尽职尽责,如今人情还清,他也不用管宫墙内的一切了,毕竟江山之事他从不在意,而他唯一在意的鸾也早获自由,免去了这次的灾祸。
 如此便是最好了。
 他饮尽杯中清水,负清钱后便拿起倚在桌边的剑,继续前行。
 许是这风中落叶总能叫人惆怅,西门吹雪看着林间蜿蜒的小路,忽然意识到自己虽然自由,却仍然寂寞。前路漫漫,他只能只身一人、毫无目的地走下去。
 他这般想着,却发现不远处的梧桐树下站着一个人。
 白衣,挺拔,执剑,寂寞。
 西门吹雪走向那人,愈发觉得他的寂寞竟似曾相识。
 他停在白衣人面前,直视着他琥珀般的瞳孔,犹豫地开口:“你是那只……”
 “我是你三年前放走的鸾。”

吾名叶孤城。
 白衣人的眼里隐约有一丝笑意。

自此,他们都不再寂寞。

后来,那只传说中的白鸾依旧只在传说中出现,只是江湖上又多了一个传闻:
 一剑西来,终成就天外飞仙。

 


所有历史都是瞎编,不过被篡权总比被灭国要强嘛【并不
 白孔雀+凤凰/鸾=鸟态叶孤城(叶小凤)_(:3」∠)_

这个也算是《刺客聂隐娘》的安利啦~虽然电影基本没看懂,但是看满屏的大唐气韵扑面而来真的超棒!个人最喜欢隐娘和道姑在一起时的意境,有种侠义与剑道碰撞的感觉
 电影讲孤独,西叶则本是二人各自寂寞,现在终于在文里让西叶在一起,也是圆梦啦~唉嘿嘿嘿~

 

评论(1)
热度(45)
© Arol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