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脑洞狂魔,墙头瞎蹦跶
 

[Elrond/Thranduil]两封信(上,T寄给E的最后一封信)

看到书信体就要下楼跑圈!虽然一开始还看成了给T的信...瑟爹这么直白真是难得

龍鬘:

整理文档时,发现了一个九月份的旧稿。


……还有好多旧物啊慢慢整理。


警告:人物OOC!OOC!OOC!








{瑟兰迪尔寄给埃尔隆德的最后一封信}




埃尔隆德:




我怀着被爱的幸福与悲伤写下这封信;带着希望的急切煎熬着我,将我涂好油脂、洒满调料,放在炽热的火焰上不停转动。而我承受着折磨,日夜寝食难安——不仅是因为我现下的处境,更因为担忧这封信你无法收到。因为你说那封将是你的最后一封信,我从此再也无法得到你的消息……再也无法。




就在收到信的前一天,我见到了那个即将与我结婚的女孩。我们苦闷地在长辈的监视下窃窃私语,在成功地暂时逃出去后,我得知了她的处境:她所爱的人在一年前惨死;她的父亲逼她嫁人,否则得不到任何财产的她将饿死街头。当然了,我的父亲从不做亏本的生意,这女孩将带来大笔嫁妆。她固然是一个值得怜惜与爱的人,但我无法——上帝啊若您还肯听我的诚心祈祷与忏悔——我做不到忘记你!我做不到像是爱你那般爱上任何其他人……我试图尝试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我知道你不会因此怪罪我,因为我们都曾认为这会是解脱,可事实是,那才是地狱,比地狱更可怕。如果我们因为彼此相爱就要下地狱的话,那么痛苦也不会比分离更甚。




出于顾虑,我仅仅告诉这个女孩我的爱人被迫远走他乡。回去之后屋中的金碧辉煌从未令我如此厌烦与狂躁,我想砸碎那些昂贵的、来自东方的美丽瓷器,扯碎所有做工精细繁复的织物,甚至想要烧掉整栋庄园甚至我自己。但埃尔隆德,我想到了你,你与生俱来的、仿佛魔力般的魅力……我因为你而镇定下来。我记起当初也因此被你吸引。




说真的,谁能不被你吸引呢?你曾说过我的容貌会令星辰失色,可我却坚信这只是外在的。好的相貌不过是皮囊的装饰品,它们除了使人堕落便没什么其他的用处了。但内在的魅力却不同,这是一种力量,一种不可逆的、无法抗拒的力量。最终我为此无可自拔。




但心甘情愿。




在宴会结束时,我未来的妻子仍带着愁苦的眼神。我知道她仍在悼念她那位爱人的离世。我为他们感到悲伤,但我同时又在暗暗庆幸,因为你仍活着,仍与我存于相同世间,我仍可以祈祷——如果上帝仍愿将我当做教徒——你过着幸福的生活。




后天我就会结婚了,对此我没有任何感觉。它本就与我无关,这是利益、名声与欲望。与我有关的只是爱,对你的爱情。我向来直白,你知道的,我将我全部的感情都存放在你那里了,埃尔隆德,甚至已经无所谓利益与名声。虽然现在没有下雨,但是乌云密布……还记得上一个我们仍在一起时的雨天吗?一切仿佛就在眼前……你的手指,它们滑下我的脊椎时带来的战栗;你的嘴唇,柔软干燥和能够灼伤我灵魂的热度;还有你的眼睛,当然,你的眼睛,铅灰色的、像当时窗外的天空般的眼睛,欲望像云层中翻滚的闪电,又柔软深情得像云彩本身……你热烈又果决,温柔又悲伤,你是我一切的渴求,我怎么去忘记你呢?我怎么能够忘记你呢?




当你在身边时我往往无法忍受不触碰你。这才能肯定你是真实的,不是我因爱情烧起的热病而产生的幻觉。而现在我都可以忍受不去触碰你,只要你能出现在我的四周。而想到你在信中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我,我就能忍受命运给予我的一切痛苦,我同样思念着你,丧失理智、毫无自制、发疯般地想你,只要你回来、出现在我的身边……你会回来吗?埃尔隆德?




我们总能等到一切好转的那一天。是的,我坚信,而且到那时,我们可以携手漫步在阳光之下,而不是只能在阁楼中赞美月的绰约。




                                                  你的,


                                                        瑟兰迪尔











评论
热度(43)
  1. Arolas龍鬘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书信体就要下楼跑圈!虽然一开始还看成了给T的信...瑟爹这么直白真是难得
© Arol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