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脑洞狂魔,墙头瞎蹦跶
 

不算瑟爸爸就是死爹联盟了【。】

四十二:

啊我的狼😭😭😭😭

眠狼:

他会一直指引你。父亲节快乐!
画一画那些伟大又可爱的父亲,共9P。
3天画了6张我基本是濒死状态了……总算赶上了。
……明天继续赶商稿,睡觉,晚安!

自制樱桃酸奶
吃这种事,永远不会嫌烦的🌝

p3还是臭水沟🌚

桑椹
没想到lofter新增了这么多贴纸😶

乡村
沿河骑车每过一段就闻到不同的臭味,可即便如此,上面仍有燕子低飞,而上面的小水坝依然是我最爱去的地方
最喜欢蜀葵啦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被太太关注了真的好惊喜好开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qwq

查看全文

原来国画里的层林尽染是写实

八达岭·红叶岭


黑云压城 木石崩摧


希望树不要被移走qwq


关于欧美圈打Tag的建议

排,而且明明写的是盾冬还拿冬盾tag蹭热度是几个意思?关爱冷逆的基本公德心都没有吗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没什么产出,只是作为一个欧美圈读者的建议。


欧美圈CP很多,个人比较萌Marvel一家,本命EC。很多太太喜欢很多CP带着写,这样写很热闹也很萌,之前也在随缘上见过一个把复联和叉男写的特别棒的正剧向。


但是我觉得问题就是在这里,每个人肯定都是有一两个偏好的本命或者是主CP,就比如我在搜EC的话我当然是希望可以看到EC的内容,其他CP我也可以吃但是我的主食当然是EC最好。同理对于吃其他Cp 的小伙伴也是一样。安利自己CP是好事,可是乱打Tag就是强行安利了啊。


因为一般情况下这种混淆Tag情况最严重的就是EC锤基盾冬所以这次占了这三个Tag抱歉 只是希望更多的太太可以看到。因为感觉Tag这个问题有的时候真的蛮讨厌的,不是任何粮所以三天之后就删。


本命是主食,其它CP是配菜,我可以吃下配菜,可是我也不想明明是为了主食来的,但到最后却没有吃到主食。


就拿我自己来说,我搜EC搜到很多Xover或者带着其它CP的叉男同人。我没有攻击哪对CP的意思,复联CP很萌叉汉子里狼队冰火什么的也很萌我都吃,但是还是那句话,我搜这个Tag是来看这个Tag的文章的而不是看打着这个Tag却只有一两句话提到的别家的作品。


如果仅仅是为了防雷害怕有人不吃这对CP的话你完全可以把CP写在文章最开头而并不是去打一个Tag。如果你觉得你的文章更新里某对CP的戏份不超过百分之二十,那就不要打Tag。不然读者看到最后发现只有一句话在写自己的本命CP心也是很累。会写这样牢骚一样的东西也是因为我真的看到太多明明打着ECTag却只有一两句提到EC的文章,随缘最近在抽,很多文章都跑到LFT发,所以希望各位太太产出的时候可以注意一下。



查看全文

IF GOD HATES MUTANTS

WHY ARE WE SO CUTE

[脑洞求写]变种人吐槽君

有没有人写北美吐槽君版的狼队!小队和狼叔轮番吐槽,后续后续加后续,考生们从一开始的认真答题到后来全体刷在一起——然后就真在一起了[围笑]琴姐还可以发个“被追的究竟是我还是我男票”的(分)吐(析)槽(贴)

话说狼叔放在吐槽君里不就是抢机车又抢女票的欠揍奇葩同事吗hhhhh


嗯就是这样,认真地求写【要是已经有人写了就当我目害吧_(:_、

占tag抱歉

查看全文

狮子饲养手册 56

这暴力美学真是看跪了

清和润夏:

56   吃。

 

谢晗请凌远吃肉排。

凌远低头看那盘子半天,笑起来。

“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还有,你这刀功可不怎么样。”

谢晗不甚在意。他的餐桌装点得非常精致,洁白的桌布,排列整齐的漂亮刀叉,高级的骨瓷盘碟,还有枝形黄铜烛台——真正的古董。谢晗点燃蜡烛,温馨诡异的烛光笼罩着餐桌:“怎么可能忘记你是干什么的。”谢晗似笑非笑指着凌远:“救死扶伤。”然后手指平平地划向旁边笼子里低着头一动不动的薄靳言:“伸张正义。”他忍不住似地:“笑死我了。”

凌远敛了笑容:“有什么好笑。”

谢晗嗤之以鼻:“你当初为什么要当医生,他当初为什么要研究犯罪心理?为什么?”

他的笑声在嗓子里滚雷一般:“难道是为了研究别人?”

凌远扔了叉子,叉子磕在盘子上:“那是为了谁。”

谢晗突然想起来:“对了,你的母亲是肝癌死的,对吧。”

凌远平静:“是的。”

谢晗用一种友好的,戏剧性的,演说性的语气道:“一般人,朋友间,怎么打开话题呢?聊什么?聊家人?咱们聊聊母亲怎么样。你的母亲是肝癌死的,所以你立志当肝胆外科专家,坎菲尔德那傻逼如果用你炖心灵鸡汤,一定会这么写。可是我们都知道,不是的。”

凌远没有表情。

谢晗说得尽兴:“你的母亲……哦我的中文不大好,我可以说你妈,对吧?我不是在骂脏话。你妈是个疯子。我妈恰巧也是,我们都有幸福的童年,对不对?”谢晗乐不可支:“你爸离开你妈,你妈就疯了。我妈号称她是生物学家,保护一切动物,认为动物不可食用,和人是平等的。我因为偷吃牛排挨过她的毒打。她会抱着流浪狗流泪,可是从来不对我笑,你说是为什么?”

谢晗坐在凌远对面,优雅地切下一块肉排,放进嘴里咀嚼。凌远看着他吃得津津有味。

“你不尝尝么。多汁,软嫩,一切都刚好。作为一个人,不吃肉,多伪善。我们的祖先就是靠吃一切能吃的东西才活下来。十万年前的遗址里,人类的骨骼和动物的骨骼被混杂着扔在一起,上面全是啃过的牙印。祖先们活下来……才有我们。我们的血液,基因,都带着同类相食的罪恶。”他又切了一块,慢慢地吃进,咀嚼:“美味。”

“我仔细研究过她。她对自己的家庭,丈夫,子女,基本没有怜悯之心。她真的‘爱’动物吗?不对。她是被自己感动着,她表演着一个有着……‘大爱’的人。她游说,宣讲,甚至因为公共场合使用攻击性言辞攻击坚持吃肉的人进过警察局。越是如此,她演得越投入。她爱动物,爱环境,就是不爱自己的同类。”

“你也不爱自己的同类。”

“我是她的儿子嘛。”谢晗用餐巾擦擦嘴角:“至于他的母亲——”他冲薄靳言一偏头:“更是个笑话了,搞笑到我觉得你现在可以笑笑,然而我什么都不用说。”

谢晗的牙很白,他眯着眼,品了一口红酒:“至少喝点酒吧。我自己酿的。”

凌远一动不动。

“敬我们这三只怪物。”谢晗举起酒杯:“喝一点,快。”

“糟糕的祝酒词。”凌远举起酒杯,然后抿了一口。确实不错,咽下去喉间很润,有橡木的香气。他对红酒的研究,仅止于此。

在什么地方,传来嘈杂的哀嚎。不像人类的,凌远一挑眉。

“听见了?这是饥饿的猛兽们在哀嚎。”谢晗闭上眼欣赏一会儿:“HOME,指导本地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到处散布动物园私设斗狗场,以及动物因表演训练致死。警察调查说没有,那就是警察渎职,或者动物园和警察勾结。大家都是为了解救可怜的动物,是不是?打横幅,静坐,抗议,辱骂来动物园买门票的游客。警察不想多事,拖来拖去动物园终于经营不下去。可是动物园一倒你猜这些热血的人们发现一个什么问题?”

 

凌远默默看着谢晗。他在用余光观察薄靳言。他计数薄靳言每分钟的呼吸次数,通过他身体各部分的颤抖估计他心跳的频率。这样并不能很准确,但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他们无法负担这些猛兽的食用肉类开支。成年的老虎,每只大约每天六公斤的肉,一个月将近两百公斤鲜肉,一年超过三千五百公斤。这只是一只的量,这家动物园光虎山就三个。天文数字的花销。动物园无法盈利倒闭,政府部门开不出多余的钱,这些动物们半死不活地拖着。我来之前,已经有饿死的了。”谢晗吃完自己的肉排:“志愿者们相信自己是正义的。他们的‘正义’就是这么个结果。‘只要动物园倒了就行’。至于这些纯食肉动物谁来管,会不会饿死,不在‘正义’的考量范围。这种‘正义’的解救动物的办法,你知道是谁首创吗?”

“谁。”

“我妈妈。”谢晗用胳膊撑着脸,仔细地观察凌远:“她真是个可敬的女人。”

“我一般不会无缘无故思考正义的问题。”

“可是你的小警察坚持正义啊。居然想到去蛊惑这家伙,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居然被蛊惑了。他们为了正义,为了光明,为了对付我,跑到香港来,哈哈哈!”谢晗笑得前仰后合:“小警察什么也没办成倒把自己搞疯了,薄靳言他居然给你留一面镜子。”

“所以你好奇我会不会看明白,就没动简瑶?”

“自己和自己斗,很有趣,也很无聊。”谢晗一耸肩:“没错,我想看你发现那枚……那叫什么玩意儿?化妆镜的表情。你没让我失望,你看着那镜子的表情,傻透了。”

“我的反应速度也令你失望了吧。”

“不不不,没有,公平地看,你令我满意,毕竟你只是个医生嘛。我喜欢看你滔滔不绝地分析。其实像模像样了。”

“我觉得你在讽刺我。”枝形烛台上的蜡烛烧掉了三分之二,烛油眼泪般地流淌,突然让凌远很反胃。蜡烛微弱的光在餐桌上方的黑暗掏出了一个洞穴,阴晦,潮湿,有腐败气味的洞穴。

野兽的咆哮声又近了。

“讽刺你做什么?你的小警察被父亲带着逃命了,火烧屁股一样跑回深圳,把你一个人剩在香港。有点可怜。”

凌远不为所动。

“你来之后,没有大规模购买肉类的记录。你拿什么喂养这些猛兽?”

谢晗有点像个献宝的小孩子,抿着嘴笑:“我手上的人质不止薄靳言,忘了吗?动物保护主义者应该好人做到底嘛。为了保持新鲜,一天只割一点。”

“现在大约只剩薄靳言了。”

“猜对了。”

“你刚才说,如果让,坎菲尔德那傻逼用我的故事炖鸡汤,我应该是个催人泪下的为了母亲的死亡而奋斗的代偿性心理疾病患者。然而你的故事如果是三流惊悚小说的作者来写,一定给掰成是……你在报复你的母亲。”凌远身体前倾,双手支着桌子,威胁似地笑:“你发疯,折磨人,听人哀求你,吃所有的肉,都是在……报复你那个该死的妈妈。”

谢晗也略略压低身子,似乎是个进攻的姿势——

“真好笑,对吧。”

“对呀。”

谢晗神经质地大笑,凌远也大笑,两个人对着,互相调侃着:

 

“可你天生就是个作恶为乐的歹徒。”

“你也天生是个自欺欺人的恶棍。”

“那他呢?”

“他天生是个装腔作势的混账。”

 

野兽的嘶吼几乎近在咫尺。

 

“那帮傻到家的警察是不是告诉你,我在动物园里安放了炸弹?”

“当然不会是炸弹,炸弹没有美感,炸弹很难见血,也没有哀嚎,一炸就完事。”

“对对对,我为什要安装炸弹?应该让大家一起享受‘正义’的成果嘛。这帮二逼。”

两人聊得很愉快,凌远欢畅道:“这帮二逼里还有你的人。”

谢晗轻快道:“你可能不信,我其实是有钱人。钱,还真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凌远笑着比了个手势:“跑题了跑题了,咱们说正题,正义,正义么,我从来不担心。原来我不会思考,后来么,有人帮我做出正确的选择呀……”凌远突然暴起抓起桌布一掀,盘子酒杯烛台冲谢晗砸过去,谢晗本能抬手一挡,凌远跳上餐桌扑过去抓住他的领子:“王八蛋,说!你怎么催眠熏然的!”

谢晗一愣,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他笑得抽搐,用手指揩揩泪:“哎哟,你还说我爱演,你演得也好。这年头,连自己都不能信。怎么催眠……反正他完了,一辈子,完啦。”谢晗说得很轻:“你的小警察,一辈子醒不过来了。”

凌远挥拳要揍他,谢晗经过系统的格斗训练,凌远根本不是对手,被谢晗格挡掉,轻轻一拳撂倒。

凌远摔过去的瞬间右手抓住谢晗的左手,咔哒一响,手铐空着的那一环往谢晗左手腕上一压,锁梁穿过半个锁环一抡,拷住了谢晗。

谢晗真愣了,凌远拔了钥匙往薄靳言笼子里一扔:“怎样?”

野兽喉咙里的唔噜声越来越清晰。

 

炸弹没有美感。

可是野兽的撕咬最有美感。压着猎物,撕咬,一口一口吃掉,血肉横飞。

凌远从来都知道。

 

巨大的危险在逼近。人类的本能告诉谢晗凌远,极度饥饿的食肉动物正在长长的走廊里漫步。

“薄靳言给的资料里提过,你在美国搞的那个地下室,厨房后面还有一个门。”凌远冷笑:“你想跑?”

 

谢晗和凌远打在一起。凌远粗通格斗,但他精通人体。他知道血流筋脉,哪儿疼往哪儿打。两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站起来又在薄靳言的笼子前撞来撞去,撞得笼子哗啦作响。谢晗在地上摸了一把斩骨刀,往凌远胳膊上砍。凌远左手拿着枝形烛台一挡,斩骨刀卡在烛台上。凌远使出全身蛮力把谢晗撞到笼子上,谢晗背部硌在铁棍上嘎啦一响,叫了一声。他用膝盖没命地顶凌远,凌远满嘴都是血,吼了一句:“薄靳言你别他妈装死了!”

薄靳言抬起头,站起来拖着椅子往前冲,隔着笼子铁棍的间隙一口咬在谢晗左边脖子上。

谢晗嚎叫一声用右手去挖薄靳言的脸,凌远锁着他的左手,张嘴咬到他右边的脖子上。

 

颈动脉。

 

颈总动脉。头颈部的动脉主干在这里。健康的,不到三十的男性,携带氧气的血液大约以24cm/s的速度奔涌。如果这里破裂,强大的血压会把血液打出去最远十米。全国医院记录中,颈总动脉破裂抢救成功不到十例。

 

谢晗的血喷了凌远薄靳言一头一脸。谢晗僵住的表情直愣愣地看着前方,薄靳言在他耳边轻声道:

“我也爱撕咬的感觉。”

 

凌远过来的走廊里,野兽的唔噜声渐行渐近。薄靳言甚至在黑暗中看到了不止一对眼睛。他急疯了:“凌远你特么站起来,你后面!”

凌远干呕两下,吐了两口血唾沫,抓起一边卡在烛台里的斩骨刀,一刀砍了谢晗的手腕,将手铐圈里的断手扔出去,锁梁穿过锁圈又活动起来。然后疯狂地砍笼子外面的锁。锁也不是很高级,被斩骨刀砸烂。当一只老虎的脸完全露出来时,凌远冲进薄靳言的笼子,一甩手铐,锁梁压进锁环,把笼子门铐起来。

 

薄靳言和凌远瘫在笼子里,默默地看着两只瘦骨嶙峋饿得发疯的老虎撕扯谢晗,吃得干干净净。

 

地下室换气扇外,枪声四起。

查看全文

2016-01-15


今年的书单

感觉年底的自己能完美诠释什么叫贪多嚼不烂[手动再见]


2016-04-02


一年也过去三分之一了,来汇报一下阅读情况

在读中:百吻巴黎  味道之人民公社 童年的消逝  汪曾祺文集:受戒 来自第三世界的痛苦报道 乱象丛生

已读完:兔年  南方邮航  吃鸟的女孩  乳与卵  大旗英雄传  杨氏女

简单来说就是薄的易读的书差不多都解决了,就剩古拉格群岛(和其它众书)如三座大山压在我的心头

哀人生之多艰啊QvQ


《百吻巴黎》

自由干净且美好,也佩服作者的勇气

想求百吻的高清大图qwq


《味道 之 人民公社》

没读完,但每一辑都主题明确,内容浅显但沉重。每天三次张口畅快咀嚼,却第一次觉得

吃,真乃大事

贪婪伪善的人类真讨厌干脆直接灭绝好了

所有说“中国人吃猫狗肉”并露出谜之表情的歪果仁都原地爆炸吧

更加忍不了浪费粮食这种辣鸡行为

原来市场卖的鸡大多没有眼球是有原因的,好想去养殖场跪着给它们道歉

etc

这本书应该和各种美食指南一起列为吃货必读,事实上每个需要吃饭的人都该读一读(安利力max

以及穆斯林不能吃猪肉的原因竟然是“凡走手中有偶蹄,有趾及反刍的,你们都可以吃……猪,它虽有偶蹄,蹄虽有趾,却不反刍,对你们仍是不洁的。”——《利未记》(http://read.jd.com/15147/730140.html)

……妈的智障


《童年的消逝》

阐释的观点很有趣,童年与成年的区别自印刷术传播而起,又因电子媒体而消。书籍、纸媒让人们锻炼并拥有抽象化思维的能力,在此过程中儿童才一步步变成了成人。然而具象化的电视的盛行使所有年龄层的人都能无障碍接触同一议题,信息快速更迭,人们没时间也没必要仔细思考一件事,至于互联网则给予人以自由发声的便利。

结果就是乱象丛生,成人儿童化,儿童成人化。人们得来一些碎片信息就敢自鸣得意,然而招摇背后是空空如也的思想——于是我还是多读书多看报争取成做个真·成年人吧= =

PS:理论上说这本书应该搭配《娱乐至死》食用,然而我可能这辈子不用指望能从图书馆借到这本书了_(:3」∠)_


《汪曾祺文集:受戒》

大爱汪曾祺的文风!高中读过陈小手,现在读心更痛


《来自第三世界的痛苦报道》

事实上只读了三页,还读得苦不堪言[手动再见]下次再挑战一下试试


《乱象丛生》

伍迪·艾伦的短片脑洞集,故事幽默讽刺,但个人觉得多读几篇就腻了


《兔年》

当初在图书馆挑中这本书是因为封面清新+国籍芬兰_(:3」∠)_

一个中年男子因为一只野兔而断fang然fei出zi走wo的欢乐故事,芬兰气质很浓。瓦特宁确实做了许多人想做却不能做不敢做的事,公路片即视感

好喜欢兔兔呀~


《南方邮航》

在斯里兰卡因为百无聊赖才硬着头皮啃完的,不知道是因为翻译还是个人理解能力的问题,真的感觉读着很累

也许下次该试试《夜航》或《人类的大地》_(:_」∠)_

PS:把世纪文睿看成世纪文景的我真是瞎得不能更瞎


《吃鸟的女孩》

依旧短篇集,只是来自阿根廷。故事荒谬甚至惊悚,读起来有头皮发麻的畅快

南美洲(or西语国家)真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大地啊……


《乳与卵》

看了豆瓣上的书评才真正理解这个短篇,虽然依旧不理解最后写用鸡蛋敲额头是何用意。或许是对女性枷锁的突破?

很女权,感觉身为女人真的很无奈(尤其是在中国,科科


《大旗英雄传》

彻底玩脱了的一部作品,出场人物过多且混乱,后面明显刹不住车,万万没想到古龙又在不该刹车的地方直接熄火了= =不愧是中早期的作品

虽然铁中棠名列古龙三大公子之首,但我并没对他生出太多好感,或许是因为他太脸谱化、并无太多个性特点。事实上全书没一个让我真正喜欢的人物也是不容易_(:3」∠)_

只有铁中棠温黛黛云九霄和各路反派带了脑子,多么智障;两个骗婚渣男引发的家族血案,多么蛋疼。

不要计较众人武功高低 不要指望有正常的女性——读古龙小说的终极tip


《杨氏女》 | 《刘氏女》《邹氏女》

章诒和情罪系列,有关文革时期女子监狱里不同女子的故事。三本书太过不同,每本都十分可说,在此先不展开,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写。

早知文革可怕可憎,可每每读到与之有关的书时还是会不寒而栗,原以为曾经的已是丑恶至极,没想到还有更丑恶的在前面等着,读着读着,最终才发现原来人性的丑恶没有极限,没有底线,没有终点。人的鄙陋、险恶、愚昧、无耻、谄媚交织成网,笼住的人间仿佛地狱。

可惜的是,章诒和本可以写得再深刻沉重点的。通篇的感慨多是狱中生活困苦和思念亲人,然而政治、人性、性心理、同性恋、女权、告密、杀人心理,这些值得深究的点却或是浅尝辄止,或是根本不写——也不知是笔力心力不够还是由于和谐原因不能写。

虽然有遗憾,依旧值得读,而三本中个人最喜欢《邹氏女》,因为里面对众生相描写得最多,也是最直面人性黑暗政治险恶的一部。“我好歹走在了有阳光的路上,可惜更多人死在了没有阳光的地方”,作为第三部的总结其实再好不过了。

PS:真心感觉巫雪丽的原型是李香芝qwq

在b站刷楼诚mad时看到过“上辈子是母亲 所以这辈子会不自觉地对他好”这样的弹幕

然而我并不这样觉得


青山有鹿:

这个……
我个人对电视剧里唯一一个不认同的地方就是明镜被抓
三人到家后阿诚跪着
大哥也骂他,大姐也骂他
实际只有他亲自参与了救大姐,还教训了梁的手下
但是反过头姐弟二人都在埋怨他
一个怪他撤走了人
一个怪他凭什么要监视自己……
当大哥离场找梁算账的时候
大姐也只关心明楼不要惹事
却不关注久跪的阿诚……
还说:你还跪在这里干什么
那不是你们让他跪的么……
剧中的这个部分和后续的很多兄友弟恭场合非常不搭配
也难怪阿诚会被所有人当作是仆人了
其实他的地位从根本上来说只能算高级家仆
真正想要表达出兄弟情,阿诚和明台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虽然在我自己的文中,我竭力矫正了这种不平等

但阿诚剥落了全部的同人设定之后

终其一生,他都站在一个领受者的位置

是一个非常悲剧的人物。

豆馥:

第一次看到伪装者剧本小说里这些“动作戏”,真的非常吃惊。1936里曾借明楼的事后烟写过两个人的关系定位,贴过来权当普及常识吧。

“不能抛开自由谈论平等,也无法脱离平等要求自由——至于博爱……那是一个更严肃的话题。

1848年宪章要求赋予一切人以自由、平等的权利。这简单的句子陈述的是一个关于人的既定事实,关于自由与平等的一个事实。它们是一切人与生俱来的天赋权利,它们之于一切人而言的存在是绝对且无需证明的。

……至于博爱,它是属于另一个层次的。博爱并非一种人的权利,而是一种人的义务。明楼忽然想到这个词在历史原初语境里的本意。也许从根源上追溯,博爱的观念最早是以天主教三大原则“信仰、希望、慈悲”中的慈悲(charité)为人们所知晓的。然而,大革命中的法国革命者却在对抗以父权为形式的王权的革命中,赋予了这种颇具宗教情感的价值观念以全新的面貌。也许在这里,它甚至都不应该被翻译为博爱,如果真的要在汉语的语境下,为它寻找一个中切的对等名称,那么大概“手足深情”方才是最准确的译法。Fraternité是革命者间一种水平关系的深情厚谊,但是这种类似手足间的兄弟之情却并非因顺从父权、继承彼此间的连系而产生。

“手足深情”必须源于真正的自由。它是自由选择的结果。他们以自由的个人为基础建立联系,他们为肉眼所不能见其形的国族奉献自我,他们也因这共同的革命目标而达成人际关系间的一种关于平等与自由的新的革命。使他们达成默契的目标因此具有凌驾一切的权威,“手足深情”最终因这革命者间共同的目标而凝结成形。他们以行动赋予彼此间的深情以永恒的政治生命。

然而,这样的深厚情谊必须出于他们的自愿,并且也只能出于他们的自愿。因为这种深刻的情感是一种从平等与正义中自然衍生出的高贵情感,是他们对人类整体每个成员所具有的同等可敬的人性的敬礼。这种情谊把由血缘决定的“亲属”连系远远甩在身后,这深情是一种有关公义的连系。

每个独立自由的个体,愿意顾及他人,愿意使这深情而实现。仿佛一道看不见的宏伟阶梯不停歇地向上缓缓延展——这共和国的蓝图不知道曾震撼过多少不眠的心灵?

是的,因此他们随时准备就死,时刻准备殉难。为共同的理想、为共同的目标、为共同的革命。他们从不期待国人对自己的付出表示感戴,他们所做的一切皆出自心甘情愿。然而,他们在忘我的奔走过程中,却也早已收获了因这高贵的行为而被赠予的最甜美的回馈——一种与自己的兄弟“休戚与共、生死不离”(solidarité)的永恒联系。投身革命的人们很少会为自己言行举止背后的情感动机做任何解释,许多暗藏的情感色彩的褶皱是不必说的。

博爱的象征物是一道光。明诚在投身革命时知道这一象征隐秘的含义么?

卧室里的青年在沉醉的睡梦中翻了个身。

明楼急忙熄灭手中的烟,好像怕那一点燃烧的火光会泄露自己的心声。这睡眠来得太过不易,不应让自己不眠的思绪扰动它。”


明楼不是唐吉柯德式的封建领主,阿诚哥自然也不是扛枪牵马的桑丘。别的都可以胡诌,历史常识不能乱来。

 

sakulin:

匆匆翻了一遍,阿诚哥真和仆人一样,大哥大姐明台每人踢了他一脚,没看出来编剧说的“独立人格”体现在哪,这还不如电视剧独立。
 图四不好划重点,大哥那句“谁当你是仆人”没有了,大家自行体会。

重温四集以后发现真是合适到不行233333

最喜欢泡cheng泡cheng啦!

山口叽叽妹:

哦(´-ω-`)这一天又平安的过去了,感谢我们的飞天小男警——楼楼,诚诚,台台。
我去吃药我去吃药……

想起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莫名地有些感动

2015.11.22于天坛


北京的雾霾已持续一周,其中似有誓不罢休的威胁意味,天阴沉久了,竟能让人恍惚间以为秋高气爽是上辈子的事


宿舍门前总有猫流连,黄毛微胖的那只来了也有一段时间,却还是怕生得紧,我平时照它便也只能俯身站着、小心翼翼地靠近,生怕惊了圣驾。旁边初来乍到的三花倒是相反,一派自来熟的恣意姿态,敢直勾勾地盯着拥在一起的小情侣看,也敢窜上去用喉间翻滚的怒音挑拨比自己大一圈的原住民


不知道这俩后来有没有打起来


© Arolas | Powered by LOFTER